随笔

南充——重庆

24日,南充,雨。 小雨。在淋漓的细密的小雨里,有小李来接。她一把小伞,我一把小伞。 过了街口,就
2018-09-25

我在我的幸福中

有人喜欢时时处于中心地位,一举一动都被人关注,他掌控话题而现场都有人聆听,身后还有一批追随者,他只要
2018-09-25

走上海

上海是个都市。在中国可以被叫做都市,上海最有资格。这个都市,不是那种招摇的气派。吃饭时,你偶尔会见到
2018-09-25

黄月亮(外一章)

<p style="text-align: center"><strong>黄月亮(外一章)</strong></p> <p style="text-align: center">四
2018-09-25

白头翁与书的故事

我是一名退休教师,“老三届”,今年72岁,自称“白头翁”。提起我的简历不怕您笑话:四年小学,两年初中,
2018-09-25

中秋无月心有月

<p style="text-align: center"><strong>中秋无月心有月</strong></p> <p style="text-align: center">四川
2018-09-24

说说星新一

星新一被介绍到中国来的时候,在上世纪八十年代。那时,初兴小小说,也叫微型小说,或叫超短小说、一分钟小
2018-09-12

上帝的耳朵

他被朋友带入一个会所。听说这里有一场集体活动,名字叫:上帝的耳朵。 他不信上帝。他以为这就是一场模
2018-09-12

爱的价值

他见识了一张一张笑脸。 这里的人彼此陌生,可是凡是一照脸儿,眉目里都给你一副友好的表情。我很喜欢,
2018-09-12

晚秋

城市里,地铁给人们的出行带来很多便捷。车来了,一张嘴,在它的肺腑里就容下簇集的人流。 我是其中的一
2018-09-12